鳳凰徐州新華書店

独行侠VS国王在线直播:商品分類

當前位置: 首頁 > 文學藝術 > 新青瓷之窯變

      新青瓷之窯變
      新青瓷之窯變
      • 本店售價:¥29.9元
      • 定價:¥39.8元
      • 折扣:75
      • 作者: 浮石
      • 出版社: 新世界
      • ISBN: 9787510430008
      • 出版日期: 2012-07-01 第1版2012-07-01 第1次印刷
      • 庫存: 暫時缺貨
    • 購買數量:加入購物車
    •     
    • 独行侠vs热火 www.gkunu.club

    商品詳情


    編輯推薦語

    浮石編著的《新青瓷之窯變》為暢銷書《新青瓷之秘色》續集。著名作家浮石六年時間寫作的大長篇,為其迄今為止用心最深的一部小說。一部官商博弈指導手冊,一本現身說法講關系用關系的教科書……本書真實地反應了生活中處處有棋局或賭局的現實,夫妻關系、親戚關系、情侶關系、同行關系、官商關系,因為互相滲透、糾纏以及因為利益的勾聯而呈現出錯綜復雜的層次與曲徑通幽的深遂,既跌宕起伏又波譎云詭,既有人性善惡道義正邪的博弈,也有戰術技能的優劣高下之爭。

    內容提要

    浮石編著的《新青瓷之窯變》內容承接上一部新青瓷之《秘色》。徐藝巧妙地利用了岳父副市長周運年的影響,促使法院決定以他的公司為主,張仲平的公司為輔拍賣勝利大廈,賺取了人生的第一桶金。志得意滿的徐藝又盯上了更大的項目——香水河國營物資公司一塊地的拍賣,與張仲平斗法,并勾搭上了銀行資產管理公司一把手顏若水的小姨子祁雨為其出力。周運年在郊縣縣長任上的案件被人翻了出來,驚恐慚愧下他想以死來抵罪,被江小璐勸阻。大地震爆發,周運年自動請纓帶隊奔赴救災前線,被石頭砸中,成了植物人。失去靠山的徐藝受到法院執行局魯冰的冷遇,變得極端瘋狂,不擇手段陷害正在與魯冰競爭副院長一職的法院民二庭庭長叢林,希望討好魯冰,結果弄巧成拙。徐藝把希望全都壓在了祁雨身上,大搞權錢色潛規則,結果卻出人意料。張仲平與曾真的愛情被妻子唐雯發現,而唐雯被查出得了癌癥,在生意和感情上都遭遇到了巨大困難的時候,張仲平超人的智慧起到了作用……《新青瓷之窯變》將官場關系、官商關系、男女關系分析解剖得淋漓盡致,讓人讀后大呼過癮。

    目錄
      
    
    前言

    浮石兄的《新青瓷之窯變》即將付梓,囑我寫序。 按說,弄文之人,寫數千字的序,不算大事,洋洋數十萬言都能寫得從容不迫,何懼一篇千字文?事實卻是,我最懼的,正是短文。這就如一美女身上有瑕疵,若穿了長衣長褲,瑕疵就蓋過了,若是弄個齊某小短裙之類,那就不是蓋而是宣示。 說話噦唆抓不住重點,是我的最大毛病。浮石兄的《新青瓷之秘色》出版時,我不知天高地厚,濫竽充了一回洋數,結果下筆數千言。書出來,別說讀者看著會叫累,我自己都覺得累。這位老兄也不知為什么老和我過不去,新書付梓,又盯上了我,一定要我再苦役一把。上次是《浮石印象》了一回,盡管拉拉雜雜,總算糊弄過去了,這次不可能再來個《浮右印象之二》,頭大之余,只有一條路,捧著書稿苦讀數日。 掩卷之時,讓我驚嘆的是處說主結構的兩個人物設置:張仲平和徐藝。 正是張仲平和徐藝這兩個人物,構成了浮石《新青瓷》的主體矛盾,中突。也正是這處沖突,使得整部小說起伏跌宕,扣人心弦。 徐藝是張仲平的姻甥,張仲平是徐藝的姨父。徐藝是孤兒,由張仲平和唐雯夫婦養大,因此,張仲平和徐藝的有關系,接近于養父和養子的有關系。女記者曾真是徐藝的大學同學,也是徐藝多年暗戀的女人。最終,曾真卻投進了張仲平的懷抱,做了情人。于是,張仲平和徐藝,又實際算是情敵。徐藝大學畢業后,一直在姨父身邊工作,成為姨父的得力助手。后來,徐藝自立山頭,同樣開起拍賣行,和姨父張仲平搶生意。他們的有關系,便又多了一層,職場對手。 除了這些表層的關系之外,其實還有更深層或者更為隱喻的關系。 張仲平和徐藝,就像鏡面人,他們互為鏡子的兩面,有諸多相似之處??燒餉婢底?,顯然不是普通的鏡子,而是哈哈鏡,兩人身上,又有許多截然不同之處。 一個人的成功程度,顯然與他對人情的把握程度相關?;蛘呋灰恢址絞剿?,所謂細節決定成敗,而細節的把握,只在乎一個人對世事人情的精確拿捏和準確應對。成功和失敗的區別,并不在于你做沒做,而在于你想沒想到,做沒做到位。 張仲平就是這樣一個時刻準備著的人,他的每一根神經,都進入了高度的準備狀態,這種準備,甚至不是一種臨時的自我提醒,而是一種自覺,一種生活狀態,因為嫻熟圓滑而游刃有余。 張仲平因為勝利大廈的拍賣生意去香水河投資擔保公司找顏若水,在地下停車場停車的時候,見到兩輛檢察院的汽車,立即聯想到,香水河投資擔保公司可能出事了?;渙吮鶉?,大概不會這么敏感,別說不這么敏感,張仲平說明了自己的懷疑,讓徐藝盯著,徐藝卻將這件事干砸了。 徐藝師承張仲平,本來很有希望成為其衣缽傳人,只可惜他過于急功盡利,因道行尚淺、時運不濟,在未能充分利用巨大的社會關系資源時,錯拿了人性惡這一傷人害己之利器。 張仲平和徐藝,又互為尺子,彼此能夠量出對方,自然也顯示了自己。 張仲平辦事,滴水不漏,極其敏銳和嚴謹,這得益于他的思考到位,以及對人情的精到把握。比如他和徐藝共同拍賣勝利大廈,徐藝想玩花招,通過龔大鵬找一幫人來鬧事。由于考慮不周,場面一度失控,始作俑者徐藝束手無策,卻又不敢認錯。張仲平憑借一番邏輯推理,得出準確判斷:此事系徐藝所為,而替徐藝出頭的是建筑商龔大鵬。要解決此事,必須找到龔大鵬。張仲平找龔大鵬不用自己的手機,而是用徐藝辦公室的電話。一個小小的細節,說明了此人考慮問題,步步縝密。 如果徐藝僅僅是辦事毛糙,急功近利,辦事缺乏計劃和條理,那還只是成長的過錯,時間能夠彌補這種不足。假以時日,多加歷練,成熟之路雖然漫長,卻也并非遙不可及。從這種意義上說,張仲平和徐藝,似乎也呈現出一種過去和未來的關系。 然而,徐藝身上,有張仲平諸多過去的影子,而張仲平,又絕對不可能是徐藝的未來?;蛘咚?,張仲平原本可以成為徐藝的未來,只不過,一個致命的弱點,必然地將徐藝導向了人生的歧路。

    精彩頁(或試讀片斷)

    唐雯急急忙忙沖到張仲平車子旁邊,發現他那邊的車門被撞得凹陷進去,都已經打不開了。她打開副駕駛這邊的車門,提醒他趕緊熄火,連拉帶拽地幫著他從車子里出來了,圍著他前后上下左右看看,見人沒受傷,忍不住埋怨說,你這是怎么啦?張仲平撓撓頭,又向唐雯搖了搖手,一副驚魂未定的樣子。 這時,寫字樓的當班保安也沖過來,問道:“怎么啦,你撞人家車了?” 張仲平連忙說是是是,全是我的責任。這是我的身份證,我是二十一樓3D拍賣公司的,我得去辦點事,得趕快走。這是我太太,她不走,車也不走,都留在這里。你聯系車主,該怎么賠我們怎么賠,好吧? 保安說好吧,開了對講機,哇里哇啦地跟他的領導匯報。 張仲平把車鑰匙遞給唐雯,說你先把鑰匙拿著,趕緊打電話給保險公司,處理完之后聯系修理廠修車,我得走了。張仲平假裝走到街邊去攔車,又像是突然想起什么來了似的走回到唐雯身邊,說你還是把公司的鑰匙給我吧,我不知道等下還要不要回辦公室取文件。 唐雯把一直在手里拿著的公司的鑰匙遞給了他。 張仲平覺得自己挺陰險的,但他使出這一招也是事出無奈,否則,讓唐雯開門進到辦公室,看到曾真醉醺醺地躺在自己平時午睡的床上,他如何解釋得清楚? 張仲平行色匆匆地趕到青瓷茶會所,直奔祁雨辦公室。 因為已經是老熟人了,祁雨并不跟他過多客套,只問他大堂里的那件青瓷蓮花尊看到了沒有,是不是還不錯。 這種問題就像是師生共同作弊,答案是準備好了的,張仲平點點頭,說真是好東西。 祁雨說:“不瞞你說,已經有好幾個人在問價哩。不過,姐夫說這東西跟你有緣,不用管別人,就給你留著。” 張仲平繼續配合著演戲,說:“是是是,我從內心里感謝顏總。祁老板你放心,這東西我要定了。你看我們是不是把定金的事商量著定下來?你說個數,我也好準備準備。” 祁雨說:“照道理來講,這定金嘛,也就表示一下雙方的買賣誠意,有個意思就行了。” 張仲平說:“對對對,祁老板是做大買賣的人,知道套路。但是,話是這么說,也還是要請祁老板具體說個數才好呀。” 祁雨笑笑,朝張仲平豎起一根手指頭,說:“要不,你給個整數就行了。” 張仲平心里一愣。 定金一百萬本來在他的心理承受范圍以內,但上午出了徐藝借錢的事以后,他有點猶豫了。因為公司賬上也就留了一百萬多一點點,全付了,他就沒有了騰挪的余地。想到這里,張仲平沖祁雨笑笑,伸出一只手,把它攤到祁雨面前,道:“我覺得,這個……應該足以體現我的誠意了。” 祁雨也一笑,再次朝張仲平豎起一根手指頭,道:“我覺得,這個… …更能體現你的決心,嗯哼?” 這算是張仲平第一次跟祁雨打生意上的交道,他不得不說這個女人真是機敏、聰慧而且犀利。但關鍵的問題是,他不知道這是她的意思還是顏若水的意思。 就在張仲平猶豫間,祁雨道:“張總是不是還需要再考慮一下?” 再考慮什么?是再考慮做不做這筆生意,還是再考慮付多少定金?這話綿里藏針,意味著已經把張仲平討價還價的余地一下子全堵死了。他心里有點不爽,臉上卻不敢有絲毫的流露,反而又是一笑,忙道:“不用再考慮了,一切聽顏總的。” 祁雨說:“張總你錯了,這是你我之間的事,跟顏總沒什么關系。” 張仲平點頭道:“對對對,那我就聽祁老板的。請容我稍微準備一下,行嗎?” 祁雨說:“行。” P1-2